【台北。講座】2014台北文學季─文學行旅講堂,帶你走讀台北,行旅世界

2014台北文學季

文學,也是認識一個國家的方式。

阿桑行走世界各國的這些年,也讀了些台灣的旅行文學書,似乎少見有人以文學作品來體會一個國家的特色與情調。

2014台北文學季今年以「閱台北。讀世界」為題,其中「文學行旅講堂」系列介紹世界各國文學,完全打眾阿桑的好奇心,揪~~~經這些內容可否給我新的刺激,引我從此以更多元或深入的觸角感受留下足跡的國度呢?

1620403_721413311226250_70439740_n

第一堂談的正是阿桑熟悉的德國。旅居德國兩年,再加上一個弗小克,稱德國是阿桑的「第二故鄉」好像也不為過。阿桑充滿好奇地想要前來朝聖,希望從講座中挖掘寶藏,幫助我也許認識不同面向的德國。

這個講座由作家陳玉慧與歌德學院魏松主任主對談,輕鬆淺談影響他們至深的德國文學作家,引導聽眾認識這些作家的精彩書目。縱使大雨天,仍然止不住踴躍的讀者,現場大爆滿後許多人是席地而坐甚或擠到場外…看到這樣的盛況,深深覺得台灣文學有希望啦!XD

「一個人喜歡怎樣的書,就顯示了他的品味。」作家陳玉慧優雅地緩緩道來,從影響她青少年時期至深的赫賽。赫曼的「徬徨少年史」談起,細數作者如何精準的描繪了全世界人們都曾面臨的青少年時期的茫然。

她也聊到自己從一個外國人的角度看德國文學,也許因為德語和中文文法結構的不同,反映出不同的文學風格。德文的文法結構嚴謹,動詞出現在一整個句子的最後面,為了正確反映這個動詞的時態,需要精準的思考,才能說()出正確無誤的句子。對比之下,我們中文的結構也就輕鬆隨一許多,當一個開頭「我們」,後面的「時間」、「地點」、「事件」等內容可一一順延補充,沒有時態問題,更沒有詞性(陰性、陽性、中性)的問題。

可以想見的是,如果一個德國作家慣用華麗、濃密的詞彙來寫作,對我們非以德文為母語的人來說,閱讀起來會是多麼困難!

P1190541

魏松主任是個說得一口流利中文的德國人,我常稱讚德國人學中文的發音好準確,但魏主任的中文卻有濃濃的德國口音,雖然流利,還是需要一點時間來適應,原來德文說中文的腔調會是這樣的啊!~~也是今天意外的小發現吧。

「閱讀的喜好,全然是因人而異」,當陳玉慧說她喜愛簡潔有力的詞句時,魏松主任則提到他偏好濃郁豐富的形容風格。一系列兩位介紹的好書,的確引起我的興趣想去找來閱讀,例如:馬丁。懷瑟的「一個戀愛中的男人」,敘述一個八十幾歲的男人,卻對一個雙十年華的女孩一見鍾情,女孩沒有接受,卻又欲拒還迎…「這部小說讓我到後來留下眼淚…你知道我有點年紀了,很難對什麼事情有強烈的感受…」魏松此話一出,全場噗吱一笑!

P1190545

我慢慢地從兩位老師介紹的書籍中連結到我所認識的德國文化印象,除了啤酒、足球、雙B名車、西門子…之外,很少人進而聯想到德國文學。或許是因為前幾代德語作家給人留下的印象太缺乏幽默感,例如:卡夫卡 (他也用德語寫作),總讓人覺得艱澀難懂、嚴肅不苟,或是太濃厚的哲學意味。

如今的德國文學,同樣追上全球多樣性的潮流,變得十分多元,各種風格內容都有,但不變的是精準明確的敘事風格。這也如同新一代的德國年輕人,不再死守一絲不苟的陳年硬頭腦,展現更多元的生活風格,但還是保有我們印象中的謹慎邏輯思考…有時候我真的覺得德國人的死腦筋很令人頭痛,一件事可有無數種方式達成,為何只要死守唯一的那一種呢?!

僵硬的腦袋另一例是現場觀眾的提問:「關於對希特勒時代造成的歷史罪過,反省的議題是否也出現在當代文學中呢?」這真是個好大的問題啊!不過,兩位老師都一致認同,這當然是不可否認的,完全不會抹滅的意識形態;甚至已經過了頭,德國不少學者就已經提出,現在社會所謂的「反省」已成僵化形式,沒有意義,甚至引來有心人士藉此操作,只為自己的私例,這也是德國現在社會上充斥的爭議話題…

 

我喜歡如此有豐富新知,又刺激思考的活動,你呢?

有興趣的朋友,記得參閱2014台北文學季的官網,一起參加下一場的活動吧!

2014台北文學季的官網:http://2014tlf.culture.gov.tw/2014tou.html#1

 

喜歡這篇文章可以給我一點鼓勵
幫我點上方的like喔!感恩~ヾ(●´▽`●)ノ

加入希遊記玩樂團追蹤最新消息♥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我也很喜歡德國:)
    我就是為了德國才去歐洲的!
    版主回覆:(03/09/2014 04:52:43 AM)
    哈!那你怎麼反而是跑到法國去交換???
    這麼說來,我反而對德國很無感,是因為住了兩年才多了這份感情了~~~X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