夠了!別再說甚麼北歐神話

這是一篇我想存檔的引用文章,提供另一個視角給大家。

人人都說北歐是個神話,那裏的教育和福利都是世界上最好,
那裏有世界上最快樂的人民。

但你知道北歐同時也正面對著越來越大的貧富差距和右翼正在崛起的事實嗎?


國外的月亮並沒有比較圓,每個國家都有自己難念的經,
歐洲當然也不例外!
世界走過一圈,還是覺得故鄉最好啊!

—————–我————是———–分———–隔————線———————

【編按】北歐神話至今仍然熾熱,除了知道北歐的教育是世上最好、小孩子每天都玩得很開心之外,我們還知道北歐也面對著越來越大的貧富差距、右翼正在崛起 嗎?英國《衛報》有評論指出北歐國家並不是一個完美的天堂。儘管內文中的觀點未必獲我們完全同意,但我們仍決定將文章大部份譯出,為大家提供另一種視角。

【正文】過去數年,世界都已被北歐的一切事物所束縛(就此而言,我們必須將冰島及芬蘭,加入丹麥、挪威、芬蘭這些維京國家之中)。「甜美的丹麥人生活:哥本哈根:沉著、創新、無慮」──來自《國家地理雜誌》的痴人說夢;「北歐國家:下一個頂級模範」──來自經濟學家的吶喊;「多個理由解釋哥本哈根為何美好」──來自《衛報》的胡言亂語。

不管這是不是丹麥的幸福、餐廳、電視節目;瑞典的性別平等、犯罪小說、零售業大亨;挪威的石油財富及關於狐狸的怪歌;或甚冰島從金融危機中復甦過來……我 們對北歐正面的新故事總是有貪得無厭的胃口。經歷幾十年來對橄欖樹與葡萄園生活的夢想,這陣子我們英國人因為某些理由,正在向地球上的北方天堂投射我們的 渴求。

這些年來,我不斷寫文章述說斯堪的納維亞的美妙,就像俄羅斯方塊不停掉下來一般,但現在我要說:夠了!Nu er det nok!四處尋覓晚餐;不切實際的極簡主義者;對廢除性別不公字眼的妒嫉;對針織物、大鬍子、裸麥麵包、甘草繫帶的無盡崇拜……通通都夠了!是時候去修改 這種不平衡,投射那微弱的燈光越過高牆。

拿丹麥人為例。對,他們自稱是世界上最快樂的人,但為甚麼沒人提起過他們使用抗抑鬱藥的比例是全世界第二高,僅次於冰島?然後瑞典呢?如果這真的如報章所言是「史上最成功的社會」,那你為甚麼不去想想于默奧(Umeå)這個「小小的地方」?

事實上,我住在丹麥已經約略十年,因為我的妻子在這裡工作(而她是丹麥人)。生活在這裡頗舒適,當然本地居民比移民及具野心的能幹者過得更好。但就如所有 別的北歐國家,它一樣免於武裝衝突、擁有極端的貧窮、自然災害及傑里.米凱爾(Jeremy Kyle,英國電視節目主持人)。

所以讓我們脫下那玫瑰色的滑雪鏡,仔細看一看我們所迷戀的東西……

█ 丹麥

為甚麼丹麥人在國際快樂指數調查上得分那麼高?嗯,他們有高度的互信及社會和諧,還有做得非常棒的豬肉製品,根據經合組織(OCED),他們更享有比世界 各地更少的工作時數。結果是,他們的生產力呆滯得讓人擔心。那他們怎麼能負擔得起昂貴的食品,以及手織羊毛製品?答案很簡單,丹麥人也擁有世上最高的負債 比例(是意大利人四倍,足夠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出警告),同時有一半人承認從黑市中購買日用品及服務。

也許丹麥人最骯髒的秘密是──據2012年世界自然基金會的報告顯示,他們有世上第四高的生態足跡(ecological footprint ),比美國還要高。當你在卡斯特鲁普落機,那些沿岸的風車或會讓你眩目,但丹麥是歐盟內輸出最多石油的國家,也燃燒大量的煤炭。當下一次丹麥人在你的庭院 暖爐裡擺弄她的手指,這一點值得銘記。

恐怕我還要告訴你丹麥電視台的事實。他們的新劇《繼承者》(Arvingerne )很震撼,但每日丹麥電視台的黃金時段都在重播擁有15年歷史的《殺機四伏》(Midsomer Murders )及豬隻福利紀錄片。丹麥人當然有全世界最高的稅率(雖然只有第六高的收入)。我訪問過中間偏右智庫Cepo的發言人,他說政府財務部門的員工都會有效率 地工作到星期四午飯時間為止,接下來的一天半就留給他們自己。

與之對應,丹麥想必有最好的公營服務?根據經合組織所作的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Pisa),丹麥學校比英國還要差。它的醫療服務也一樣糟糕。(有一天, 我走到當地醫院急症室,他們卻說我必須預約。我真搞不懂這項服務的性質是甚麼)據世界癌症研究基金指出,丹麥人在地球上患癌機會最大。「但起碼它的火車準 時到達!」我聽到你這樣說。不,這是墨索里尼下的意大利。丹麥國營鐵路公司近年差點破產,它的火車大部份都不會準點到達……

最最嚴肅的問題,經濟差距正在擴大,而不少人相信經濟平等是他們成功之處。根據《政治報》這個月做的調查,活在貧窮線下的人民比十年前增加一倍。丹麥正變得越來越分裂,在有Sticks’n’Sushi的餐廳(哥本哈根)與其他地方之間。

其他更尷尬的真相?像個警察國家,丹麥警察拒絕提供他們的號碼,也可以拒絕告訴你他的名字。丹麥人富侵略性,在最微小的衝突上舞著紅白的丹麥旗。像瑞典 人,他們熱烈地擁護私有化,而且在種族問題上非常不明智(卡通會把黑人畫成厚唇及鼻孔穿著骨頭,這在報章上並不罕見)。如果你以為走到北海會讓你遠離戀童 癖、種族主義者、惡棍、避稅的大企業……恐怕我不同意。他們多的是。

█ 挪威

在2011年7月極右份子襲擊事件中,挪威人所表現的尊嚴與決斷讓人贊歎。但在同年9月,布雷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襲擊事件的兇手)所屬的右翼、反伊斯蘭進步黨(Progess Party)贏得大選中16.3%的選票,足夠他們在歷上首次進入聯合政府。挪威的亞文化充滿著令人作嘔的「伊斯蘭恐懼症」。問問挪威人,他們會告訴你挪 威人是最孤芳自賞及最排外的斯堪的納維亞人。這是真的,自從他們在70年代賺了些錢,挪威人像守財奴那般,囤積著他們的金幣,恐懼外來者。

雖然2013年有不少人向挪威申請庇護,只有少於半數人的申請被接受(約5,000人),是瑞典接收難民的三分之一(瑞典單單從敘利亞接收了9,000名 難民)。記者Simon Sætre在其著作《瘋狂的石油》(Petromania)中警告,石油遊說(oil lobby)正在「孤立我們及使我們脫離社會」。據他所述,他的同胞被石油所腐蝕,工作得越來越少,更早退休,以及常常患病。同時政府控制著來自石油的收 入,很多人警告可能會導致一場「荷蘭病」(註:意指太多外幣流入反而對經濟有所損害,最常見的情況是發現了新的油田)

就像拆家永遠不會觸碰自己的毒品,揶威人力推使用再生能源,而同時將化石燃料售往世界各地以賺取最龐大的利潤。上次我訪問挪威人類學家Thomas Hylland Eriksen在奧斯陸大學的辦公室,他告訴我:「我們以往常習慣以為自己是解決辦法的一部份,但伴隨著石油,我們突然變成問題的一部份。大部份人都否認 這一點。」

█ 冰島

我們不需在這裡花太多時間。只有32萬人──這可能顯得貪婪及不負責任──住在這驚險而邊界不可居住的北海石塊之上。給他們太多關注只會使他們鼓舞。

█ 芬蘭

我很熟悉芬蘭人,一些最實幹、厲害的人,且伴有撤哈拉般乾燥的幽默感。但我會想住在芬蘭嗎?在夏天,你會被蚊子煩死;在冬天,你會凍僵──這假定了沒有人 會拿槍轟你,而你也不用轟自己。芬蘭在世界槍械擁有排行榜上列第三位,次於美國及也門,其謀殺率也是歐洲之中最高,比英國多一倍,目前自殺率也是北歐國家 中最高。

芬蘭人是史詩級的星期五晚道友及酒鬼,這是他們死掉的重要原因。「在晚上11點半之後,人們開始變得暴戾,亂揍別人及摔角,」 一位《赫尔辛基消息》的編輯Heikki Aittokoski告訴我,「在下一日,人們會為昨晚的事開玩笑。在美國,他們會被請去治療。」

芬蘭皇冠上的明珠諾基亞(Nokia)已被微軟蠶食,聽說目前它強健的經濟比以往更依靠出口紙張到俄羅斯的色情大亨。幸運地,據我最近與大兒子的火車旅行來判斷,那個地方仍有99%的樹木。不過景色倒是有點單調。

該國曾被美譽為「在教育上佔盡優勢的西方大國」,然而在學生能力評估上有所下滑。這伴隨著芬蘭學生所做成的不幸意外──18歲少年在2006年把波爾沃教 堂燒掉了;2007年的約凱拉槍擊案(另一位18歲少年是主兇);還有一名學生在2008年開槍射擊10名同學──通通都讓人們思量到底芬蘭學校是不是像 我們所相信那般美妙。

如果你想搬到這裡,不要期望會有閃爍的討論。芬蘭是一個不活躍、重聆聽文化、受禁忌所綑綁(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冷戰相關的一切)。他們不怎麼喜歡聊天。

「我們經常嚮往獨處一人。」一位芬蘭女人有一次向我承認。她為旅遊局工作。

█ 瑞典

與他們苛責的自我形象相比之下,我對瑞典人的一切描述都顯得蒼白。幾年前,瑞典民意調查機構叫瑞典年輕人試圖描述該國人民。他們所選擇的首八個形容詞是:嫉妒、生硬、勤勞、愛大自然、寂靜、誠實、不誠實及排外。

我認識阿克.道恩(Åke Daun),一位可敬的民族學家……道恩寫了一本書叫《瑞典人的心理》。「瑞典女人在生小孩時會盡力抑制自己的叫聲。她們常問何時才完結,她們是不是尖叫 得太大聲?告訴她們沒有,她們會感到安慰。」明顯地,在葬禮上啕哭會被鄙視,而且會「被人長久地記住」。他說,瑞典人「非常適應於從他人中孤立自己」。他 們會做盡所有事情去避免與陌生人坐同一間升降機,這是我整天在斯德哥爾摩的實驗。

一黨統治在20世紀維持了很長時間──雖則不少勤奮家庭都支持──「中立」的瑞典人(世上最多軍火出口國之一)將繼續使經濟興旺下去,全因為它別具一格的 現代極權制度,把自由、異見都握殺於共識的名目下。而且它看來死心榻地般維持妻子與丈夫、孩子與家長、長者與孩子的連繫。想想一個位於北方的中國。

它年輕失業率比英國高,也比歐盟平均水平高;融合是一個持續的挑戰;與挪威及丹麥相似,瑞典右翼正在抬頭。一位瑞典民主黨(目前拿到全國10%選票)的發言人向我指出,新移民更喜愛使用暴力。我反指瑞典在上一個世紀中是最血腥暴力的國家之一,他告訴我他們耗盡了時間。

問問芬蘭人,他們會告訴你瑞典的超級女性主義已經把男人閹割掉,但他們將會掙扎著借酒澆愁。他們的國營酒類店舖,可怕的國家酒局曾被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著名美國文學評論家)形容為「一部份是殯儀館,一部份是密室墮胎」。

原文來自英國《衛報》
原作者是Michael Booth
“Dark lands: the grim truth behind the ‘Scandinavian miracle’”, Michael Booth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4/jan/27/scandinavian-miracle-brutal-truth-denmark-norway-sweden

 

喜歡這篇文章可以給我一點鼓勵
幫我點上方的like喔!感恩~ヾ(●´▽`●)ノ

加入希遊記玩樂團追蹤最新消息♥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